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蝇王虫业 >> “虻”利百万,山东农民创财富神话
新闻阅读

“虻”利百万,山东农民创财富神话

作者:靳任任 |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14-07-28

黑水虻一个不起眼的小虫子竟变成一位青年农民眼中美丽的“天使”,为他带来了扭转乾坤的好运。这正说明:财富无处不在,留意处处商机。   

悲苦人生路 四处碰壁毅然要远行

     刘杰,出生在遍是盐碱地不长庄稼的山东曹县一个小农庄里,贫困、穷苦仿佛是宿命,一出生就压抑着鲜活的生命。兄弟姐妹6人,父病母瘫,家中没有一个青壮年劳力。作为长子的刘杰亲眼看见两个姐姐直到出嫁还借居在邻居家,幼小的心灵里便知道了贫穷的无奈与尴尬。上初中了,因为成绩好经常鼓励自己好好念书考高中还要考清华北大,盼望着知识改变命运。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初中考高中,因为几十块钱的学费实在交不出,二弟三弟相继缀学,他俩商量说:哥学习好,让哥念书吧,我们不念书了用省下来的钱来供哥哥念书。随后他俩便离家到河南武陟县捡破烂供哥哥刘杰读书。这让原本勤奋努力的刘杰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

     要不是那件“小事”改变了他的命运,他的人生轨迹说不定还在循规蹈矩按步就班地走下去。那么今天我们见到的刘杰或许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同中国千千万万农民无异;或许已是个靠知识改变了命运由农村走进了城市众多白领打工族之一员,无论怎样都绝对不再是眼前这个改变众多农民贫苦命运的养虫大王了。当命运之神关闭了你生命中的一扇窗口时,也一定同时向你打开了另一扇窗子,刘杰用他曲折的经历充分诠释了这一点。

    那天上学路上,刘杰骑着弟弟用拾破烂换的钱买回来的破自行车,要知道在那当时这可是他最宝贵的“财产”,慌乱中撞倒了迎面走来的卖鸡蛋的农妇,一篮子鸡蛋全碎了。农妇抓住了刘杰的书包,要赔钱,2块9毛,可穷得连饭都吃不上的刘杰哪有钱。第二天卖鸡蛋的农妇拿着书包告到了学校里……就是这2块9毛钱,让年仅14岁的少年敏感要强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第一次痛尝了没钱贫穷的耻辱和卑贱。前面读书的路太漫长了,还要多少年才能熬出头,更别说还希望有一天能凭自己的能力让弟妹重返学校继续学业。他偷偷地从家里拿了姥姥的全部积蓄21块钱,没打招呼,趁着夜色一步三回头悄悄的离家出走了,这时的他边走边哭,哭的很伤心很伤心。可是他想,他要去北京挣钱,还要边挣钱边读书,他的心很大。那时候的想法很幼稚,他笑着说。

刘杰说他这一生,有过三次离家出走经历,完成了两次重要的人生转变。

    14岁那年,第一次离家出走,北京是真到过了,结果却是当然的惨败而归。一个未经世事的懵懂少年就那么莽撞地冲进京城,除了流浪还能有什么?乞讨、做苦力,自然是什么苦都吃过了……饥饿、寒冷,想家,无依无靠的恐慌,什么悲惨也都体验过了,可就是不曾绝望过,是骨子里那种天生的倔强支持着他牵引着他继续流浪继续寻找。为什么不回家?有人问他。就是不甘心,觉得就这么回去了很没面子很丢人。是不是觉得一无所获,闻此言,刘杰腼腆一笑,显然是被人家“不幸言中”。就这样,他辗转洛阳、太原、西安、武汉、怀化等地,14岁的刘杰初出江湖便已显示出非同凡人的胆量与野性,或者说是“野”心,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那股子拗劲硬是闯过来了,这人生出位的第一笔也许就已埋下了他日后成就的伏笔——敢拼敢闯,不言后退。

    用乞讨打工一点点积攒下来的钱购置了“玉米制糖资料”,这一次,家当然是要回了,只是并非落荒而回、空手而归,在外面的历练不仅使他胆量大了,说话声粗了,也不是初出家门那个见生人就脸红开口像蚊子哼的羞涩少年了,而且还带回了“玉米制糖”、“制洗粉”两项技术,准备大干一场,脱贫致富了。后来发现那两项技术是假的,刘杰笑着说。 第二次出走,是为了找媳妇,刘杰爽朗地笑着说。由于家徒四壁人又不善言谈,家里给相了多达21次亲都没成功,一气之下他决定去外地相媳妇。村里人知道后都在背后叽笑和嘲讽他,甚至更有当面侮辱用言语直接侮辱他的人。这时的他实在承受不了这种人格上的羞辱,他那股子拗劲又上来了,去四川!可为什么要去四川?四川的妹子漂亮呀,你们嫌我穷,那你们就等着看,我还偏要相个漂亮的川妹子回来,当然还要学身技术,发家致富,我要让爸爸妈妈过上好日子,要让两个弟弟从新上学!!

    没路费,爬火车,爬上了一辆南下的货车,一连三天三夜没吃东西,饿晕了慌乱中找到一车厢土豆,饥不择食狼吞虎咽饱饱的吃了一顿,结果腹痛难忍,无奈只有中途在湖南怀化跳了车。这一跳便跳出了刘杰今生事业、爱情的两段姻缘。祸不单行伤了腿,幸好遇上一位姓张的扳道工,用蛇酒很快医好他的腿伤,生平第一次刘杰对蛇这样的怪物产生了好感。因祸得福,正是这一闪念成为刘杰日后创业之初的灵感与起源。而又正是这一段阴差阳错的旅程使刘杰邂逅了他今生的爱人刘楠,一位与他相知相伴,共渡患难,历尽磨难的“红色恋人”。是四川人吗?不,是河南人,不过也很漂亮,又很难干。刘杰一副满足又骄傲的神态。

    一年后,揣着相中的新媳妇照片,怀着回家养鹌鹑挣钱致富的美好梦想回家了。

    这一次成功了吗?“爱情是成功了,刘楠后来如愿成为我的爱人,但致富发家梦却失败了。好不容易花了一个月费尽口舌天天鼓动才说服村里的有钱人——一赤脚医生投资3000元合伙养鹌鹑,结果几个月就赔了4000多元。”

    不得已,第三次离家出走。这一次出走是被“逼”的,村里人都骂他“败家子”,谁见到他都嘲讽他,那时的他心里委屈没处说,惟有再次出走。。。

    当然要出走,出走是为了更好地活着,出走是为了重新寻找求生存发展之路,永不停歇,永不言弁——没有人知道一个人在困境和逆境中仍然保持这样高昂的斗志多么不易,刘杰知道,因为每一步的向前迈进、每一次的离家出走,既是环境的逼迫,更是内心力量的驱使。

    又是一年,刘杰返回了家乡。一年的行乞,流浪经历,使他这个农家娃饱尝了世事的艰辛,学会了自我生存的能力,这一年的磨难,更使他坚定了寻求富裕的决心。返乡后他软磨硬泡的好不容易在亲戚家借了些钱,并夸下海口说一年以后我借你们的钱一定双倍还上,他先养兔,后养鸡,养罢蜗牛养鹧鸪,结果是鸡兔瘟蜗牛死,鹧鸪养好销无门,饱尝了不了解市场的教训和上当受骗的滋味,这一次更是欠下了所有亲戚的债务!搞得亲朋好友到家里要钱,那段时间纠纷不断,家里门窗玻璃被砸,铁锅被掀翻在地,一时间家里被他搞得乌烟瘴气,一向慈祥的老父亲平生中第一次打了他,同时还有三四个亲戚也狠狠地打了他一顿后拖着家里唯一的山羊扬长而去。。。看着老父亲抽泣的背影,看着老父亲一声不响的蹲在地上抽着闷烟,倔强的刘杰眼眶里满是泪水但他就是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他知道父亲心里非常难过,他知道父亲心里有多疼他,他心里想我一定要做出大事来,我一定要成功,我一定要让你们看看我刘杰是不是败家子!!

   网络策划,一枝独秀走天下

     受尽生活嘲弄的刘杰还是到处碰壁,贩运海鲜出师不利,贩药材血本无归,搞养殖名声扫地,就这样折腾了很多年,不仅没有发家还欠下不少外债。

    直到2000年春节他到一个朋友家去玩,这才无意中有了一次机会。朋友是开诊所的,想建个网站,问他有没有熟人。他想到自己有几个朋友都是做网站的,就大包大揽地说:我就会做。申请域名,购买空间等这一切做好之后,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做网站的朋友。这下要丢人了,死要面子的刘杰,想自己亏点钱找网络公司把网站做了,可联系了几家要价都高得惊人。实在无奈下,他只好硬着头皮自己琢磨着做,好在自己有一点网络知识,从网上下载了网站模板,熬了几个通霄,可做好的网页传上去怎么也不显示,会做网站的朋友又联系不上,眼看答应朋友的日子临近。实在想不出解决的办法,他用QQ联系网站空间管理员,在管理员的帮助下网页终于可以看到了,虽有些不尽人意,可朋友看了还很高兴。

    刘杰会做网站的消息很快在朋友圈子里传开了,经常有人找他做网站,还有朋友要投资与他合作开办网络公司,看到商机的刘杰一面接朋友的单子,一面报名参加了网页制作技术学习班。

后来在朋友的资助下刘杰移师郑州,办起了网络公司专门经营网站策划业务,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大公司员工已发展到20多人,每天都有数十个单子,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刘杰为自己创造了近百万元资产。

  剑走偏锋,“网络秀才”弃商从农回乡创业 

    农村出身的刘杰在做网络的同时,时刻没有离开农业,他策划的网站也大多与农业有关,中国昆虫网、中国苍蝇网、中国合作社网等近百家行业网站突出的都是特色农业,为了开阔视野,刘杰还花了几千元钱订阅了《致富信息报》等大量科技致富类报刊,他还特别喜欢收看央视七套的“致富经”节目,这使他眼界大开。2009年6月的一天,刘杰在《中国信息报》上看到一则消息:韩国科学院的教授们经过10多年的共同研究,发现黑水虻可以用来处理有机垃圾,黑水虻幼虫中含有大量的抗菌肽、甲壳素、自然抗生素等高科技尖端物质。他看过深受启发,不觉灵机一动:说不定养黑水虻也是个致富的好门路。

    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找到的一个致富项目,又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纷纷向他泼冷水:“养黑水虻能致富,别做梦了,放着好好城里工作不干,偏要回家养什么黑水虻,真是神经有毛病,傻子,疯子,不知天高地厚”等等等等一大堆骂名接踵而来,就连一直支持他的两个弟弟一听他的打算,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表示:“想法挺新鲜,但不切合咱农村实际!”。

家人的冷水并未浇灭他养黑水虻的信心和热情,他打算去趟韩国,找研究黑水虻的专家咨询一下。也正在这个时间,韩国科学院一行四人通过中国昆虫网到中国郑州考察项目,他只身前往郑州与来考察的黑水虻专家会面,了解黑水虻。

      陪同韩国专家一同来考察的沈亭默教授在昆虫研究领域颇有建树,首先肯定了他的想法,告诉他养黑水虻的确是一种新兴前沿的致富项目,目前我国很少有人问津,属于前景看好的投资项目,并把养黑水虻的作用和价值向他做了一番介绍:“黑水虻的幼虫中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维生素和人体所必需的微量元素,黑水虻蛹壳可提取珍贵的甲壳素,广泛应用于医药、食品、纺织、环保等领域,其中,黑水虻幼虫浆还能分离出有高效杀菌作用的抗菌肽,将来它会取代目前广泛应用的抗生素。黑水虻养殖具有周期短、见效快、产量高、抗病能力强的特点,市场前景广阔,商机潜力巨大。听完专家介绍,刘杰疑虑顿消,沈教授十分热心地送给他一些相关资料,称赞他创业眼光独特,并鼓励他:一旦选准项目,就应义无反顾搞出名堂来,小虻虫里照样能创出大事业!并约定刘杰如果要上马黑水虻项目,沈教授将回国与刘杰一道发展黑水虻事业。

    从郑州回来后,刘杰深受鼓舞,他决定剑走偏锋,将养黑水虻当作自己人生今后的主攻方向,虽然这条无人问津的养虻致富路充满荆棘艰辛,但他坚信只要付出努力了,小小的黑水虻也会给自己带来滚滚财源。  

虻里“淘金”,“小讨厌”成了“赚钱机器” 

    看花容易绣花难。真要养好黑水虻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刘杰从韩国买回黑水虻种虫,在家中辟出一间房子,作为养殖黑水虻的厂房,便开始了黑水虻的养殖实践探索。尽管刘杰不事声张,但乡亲们还是知道了他惊世骇俗的“创业秘密”,都觉得养黑水虻新鲜好奇,众说纷纭。甚至有一位村民,找到刘杰,不许他在村里繁殖黑水虻,原因是黑水虻是“外来物种”,生物入侵,后患无穷。弄得刘杰哭笑不得,他费尽口舌百般解释:自己养的是黑水虻,咱们国内也广泛分布,请大家放心,绝对不会传播疾病。

    别人反对,家人也不支持,父亲听说他花2万多元捧回一罐小黑虫,就骂他不务正业,瞎胡闹。刘杰想让家人转变对黑水虻厌恶的看法,他首先对父亲进行灌输洗脑,他知道,父亲是个接受新事物很强的人,他就经常让父亲看那些他从国外带回来的黑水虻资料,并趁热打铁对他进行思想转化工作。当时父亲正在土鸡养殖,刘杰说等我的虻蛆养殖成功了,就用我生产的黑水虻幼虫饲料来喂你的土鸡,保准让你的土鸡抗病力加强,增产增收!刘杰讲得头头是道,父亲也动了心思,他想:用虻蛆喂土鸡的确是个好办法,说不定真能解决土鸡患病减产的问题。于是,他开始支持刘杰养黑水虻。

    刘杰所养的黑水虻是双翅目水虻科的一种昆虫,成虫与苍蝇相似但个体大一些。幼虫营腐生性取食范围非常广泛,是自然界碎屑食物链中重要环节。黑水虻常见在猪栏,鸡舍附近,取食新鲜的猪粪,鸡粪,幼虫在将垃圾转化成昆虫生物链的同时减少污染,是一种理想的环保昆虫。刚开始,刘杰面对这些在虻虫养殖池里四处乱爬的虻虫也心有余悸,一见到它们就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整天与虻虫打交道,有时连吃饭都没有胃口。但渐渐地他发现这些洁白的虻虫也没什么好怕的,时间一长,恐惧恶心感渐渐消失了,他开始与这群“小讨厌”们 “同流合污,沆瀣一气”,后来,他竟敢大胆地将手伸进虻箱,像呵护宠物一样,轻轻地抚弄它们,一任虻虫在他手上爬来爬去,弄得他手心直痒痒。

    刘杰知道,单凭自己的热情和蛮干是不行的,要想养好黑水虻必须精通养虻的专门技术,“一技成,天下行”,只有这样才能把它做大做强。

 2010年4月,沈亭默教授如约回国,加入到了刘杰的黑水虻养殖团队,共同在国内研发黑水虻项目。沈教授发现山东的气候条件更适合黑水虻的养殖,并提出了许多合理化建议。在沈教授的热心帮助下,刘杰在原来小规模养虻的基础上,又进行了扩大再生产,他租下了位湾镇的一处废弃的养殖房办起了黑水虻养殖场。

 刘杰与沈亭默教授一起对工厂化养殖黑水虻进行测试。由于温度高湿度太小,试验进行得一波三折,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重来。由于选种错误,这一摸索就是两年,天道酬勤,经过两年多废寝忘食地攻关,试验终于获得了成功。那一刻,刘杰激动得泪光闪动。这样,虻蛆的产量翻了一番,成功地完成了黑水虻家庭化养殖到工厂化养殖的转型。

 黑水虻生长状况好,繁殖速度就十分惊人,虻箱也如几何级数般不断增加,刘杰黑水虻养殖工厂的规模在逐渐扩大,随着虻虫产量的不断攀升,产品出现了滞销,这样,又一个难题摆在了刘杰面前。  

“虻”利500万,小虻虫带来财源滚滚 

    当时,全国从事黑水虻养殖的人寥若晨星,由于人们对虻虫的用途知之甚少,几乎没有形成市场销售网络,因此,他所生产的虻蛆便成了“深锁闺中人不识”,刘杰认为如今是市场经济,酒香也怕巷子深,只有主动出击,把自己产品叫响,引人瞩目,才能打开市场和销路。 他一方面利用自己在网络方面的优势,创办了中国黑水虻网、中国昆虫网,还开通了黑水虻和昆虫网微信公众平台,开展微信营销。

 另一方面为了验证虻蛆作为生物活性饲料的优越性能,刘杰首先在父亲的土鸡养殖场和黄河故道里的几家水产养殖场进行实验。对土鸡、鱼虾、甲鱼、蟹类,分别投喂虻蛆与常规配合饲料,然后进行互相对比。经过一个多月的实验,得出的结论是:生长速度提高8~10%;成活率提高10~15%;增重增长率提高20~30%;抗病性能延长15~20天。山东省市有关水产专家对刘杰养殖的虻蛆检测后得出的评价是:虻虫作为优质蛋白源及饲料,从有效成分、性能特点、用途和水产养殖业投喂饲料效果看,具有使水产品个体生长快、品质优、抗病性好、免疫力强、肉质鲜嫩、色泽近似野生等特点,另外投喂饲料几乎100%被鱼虾食用,水域环境和生物资源保护前景广阔。有了专家这一纸权威鉴定,刘杰感到成竹在胸,“有好货,不愁客!”那一年,父亲养殖的土鸡因喂了刘杰提供的虻蛆饲料,产量翻了一番还多,到年底一算,净赚10多万,老爸乐得合不拢嘴,像“活广告”一样,向同行们推荐刘杰神奇的虻虫饲料。

 刘杰马不停蹄地奔波于曹县、民权附近的水产养殖厂,吃闭门羹是常有的事,但他从不气馁,一家家推荐介绍,并承诺可以先赊购虻虫饲料,到年底增产增收再结账。那些半信半疑的水产养殖老板,试验后认为这种虻蛆饲料果然名不虚传,效果奇佳,纷纷同他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这样一来,他的虻虫由滞销变成抢手,一时间供不应求。那一年,刘杰时来运转,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虻头小利”,竟为他带来滚滚财源,给他带来巨大的成功,名不见经传的他,一跃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百万富翁。

 随着虻蛆养殖规模的不断扩大,那个偏僻的厂房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发展的需要,刘杰决定异地建厂,扩大规模。于是他在河北邯郸、广州的清远等成立了分公司。

     在养殖黑水虻的过程中,刘杰发现利用黑水虻幼虫养殖的“虻虫鸡”个个都长得壮壮实实,羽毛发亮,精神抖擞,这些养完黑水虻的粪渣还可以养殖蚯蚓,蚯蚓粪便作为农田绿色肥料,比化肥还好。刘杰通过跟踪观察,大胆的提出了“虻链农业”的多级循环农业模式得到专家的一致好评。

    为了完善产业模式,他打算开办一个拟生态土鸡养殖场,用虻蛆来喂鸡,自产自销,他管这叫“虻链式”养殖。他先后投入资金30多万,又盖了鸡圈,购置恒温器材等先进设备,并多次拜访金光钧、黄春元等畜禽专家,在专家的指导下,引进丝毛乌骨鸡。2013年5月,他购回5000只丝毛乌骨鸡,每天喂由他配制的酵素水和黑水虻幼虫饲料,小鸡长势喜人,个个毛亮体壮,且抗病力强。110天后,鸡场的鸡开始陆续产蛋,与常规养鸡相比,产蛋期提前30天,产蛋率高出10%,这种鸡蛋经农业部食品监督检测中心鉴定,品质一流,并在2014年山东省第16届牡丹花会上,以每枚4.8元的价格出售(价格高出同类产品300%),被抢购一空,深受广大市民的欢迎。为了创名牌,刘杰给这种生物鸡起名为“虻虫鸡”;给鸡蛋起名为“虻虫蛋”。他还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专利,目前,“虻虫鸡”已经被国家专利局命名为专利产品。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进一步扶持发展农民合作社。为带领广大农民尽快致富,刘杰大力宣传中央文件精神,有20个行政村的五千多户农民加入合作社。在全体股东和社员要求下,刘杰联合当地项目相近、无序竞争、重复交叉设立的农民合作社,整合资金、项目、人才资源,组建起合作社升级版——曹县王泽铺农民专业合作联合社,刘杰成为联合社理事长。组建资金互助部,在参社各村村干部、种植、养殖大户带动下,仅8月2日一天,就入股资金300万元。让更多社员的闲散资金,入股生息,参与合作社年终分红。带领社员发展黑水虻养殖。利用各自优势与黑水虻结合组成虻虫产业链, 大力发展虻虫鸡、虻虫鳖、虻虫鸭、虻虫鱼、虻虫泥鳅等项目,让广大社员靠黑水虻产业创收高达数百万元。

 2014年,刘杰的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共创产值高达500多万元,一座以加工黑水虻及五谷虫为主的昆虫食品厂已正式投资,食用黑水虻养殖项目也已启动。谈到今后打算,刘杰表示:正与村民协商要流转本村的所有土地,建设虻链农庄和高标准的新农村建设规划,将继续投资建厂,扩大生产规模,今年打算再投资400万元,建造两幢现代化的黑水虻养殖车间,黑水虻幼虫年产量力争达到1000吨,带动合作社2万名社员共同致富。同时将增加产品的科技含量,将黑水虻这种活体饲料进行深加工,争取销往全国及世界各地,并计划对黑水虻进行深层次开发,早日生产出功能食品、药品及化妆品。他说我现在富了,但我不能忘记父老乡亲,我要带领他们一起富裕起来。说道这,刘杰深深地吸了口气,大声的说了一句:我成功了!!此时的他动情的留下了眼泪……

    展望未来,刘杰明亮的眼中闪着自信光彩,显得信心百倍。

新闻录入:admin | 浏览次数:995
复制 】 【 打印

>>相关资讯:

上篇新闻:蝇蛆养殖兴起的缘由   下篇新闻:虻链农庄合作办法与发展思路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花香盈路的观点或立场
用户登陆

加载中……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