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蝇王虫业 >> 从乞丐到千万富翁:养黑水虻,养苍蝇,养芦丁鸡,世界虫王刘杰的传奇人生
新闻阅读

从乞丐到千万富翁:养黑水虻,养苍蝇,养芦丁鸡,世界虫王刘杰的传奇人生

作者:网络 | 来源:网络转摘 | 时间:2017-03-28

他叫刘杰。

他是特养界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特养大王。

——龙年岁末,首届全国特种养殖产业化发展战略高层研讨会在北京金麦穗宾馆隆重召开,农业部六位副部长、两位司长、十多位知名特养专家和一百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特养精英参加研讨,而主持这次盛会的却是个普通的年轻人。

——蛇年伊始,由农业部组织的2000年全国乡镇企业十大新闻人物评选揭晓,他是其中最年轻和最其貌不扬的一个。

——他首次把特许经营引入特养行业,并创造了每十个小时发展一家加盟机构的商界奇迹,成为全国最早搭建特养产业链的资本家。

——他首次从国外引入信用经济(即赊销经营),创办了全国首家特养良种赊销城,面向全国赊供良种,让养殖户先赚钱后付款,带出了4000多个特养万元户,使“特养要致富,加盟王泽铺”国人尽知。

——他意气风发,进驻京城疯狂扩张10个月,在全国创办790家分公司。却因管理涉后,帝国极速崩塌;后负债流浪,竟成网络高手,借小小昆虫涅槃重生,打造昆虫王国。

——他十六年追踪,寻觅到 “养殖+环保+健康=人类未来”的产业,“超级苍蝇”、迷你小鸡响彻大奖南北,奔波天下重塑辉煌人生。

刘杰靠拼搏奋进闯出一条从低谷走向辉煌的成功之路,但又有谁知道他艰难跋涉苦觅富路的苦辣酸甜——

悲苦人生路

刘杰出生在山东省曹县正西十五公里的王泽铺村,这里十分贫穷,白花花的盐碱地连草都不生,多年来家乡父老就挣扎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刘杰的父母体弱多病,三个姐姐两个弟弟,一家八口挤在两间四壁透风的土坯房里。由于家穷三个姐姐别说上学,直到出嫁还借宿在邻居家。他读初二那年,家里再没有能力供应小哥仨都上学了,12岁的二弟悄悄对父母说:我哥学习好,我去要饭供俺哥上学吧,毅然放弃学业远走河南武陟拾破烂。听到弟弟辍学要饭的消息,刘杰心如刀绞,他想到即使考上大学到能挣钱至少还需七八年,到那时弟弟就是想上学也晚了。于是他心一横背起书包一步三回头离开了家。听说北京能挣钱,从未出过远门的他第一次坐上火车来到首都北京。望着茫茫人海,幢幢高楼刘杰茫然了,木偶似的在北京站候车室呆呆地坐了两天,饿了就去饭店要饭、沿路乞讨,在门头沟,一位姓房的老人把刘杰领回家让他吃了一顿饱饭。这位善良的老人想给他些钱让他回家,可他家里人不让,怀疑刘杰是个小骗子,老人把他送到了派出所后,将刘杰遣送到盲流收容站,刘杰设法逃出了收容站,辗转到房山。一位好心的饭店老板王民听了他的遭遇很是同情,给了他十多块钱,劝他早点回家。到永定门车站买票时,刘杰又打消了回家的念头,坐上了去河南郑州的列车,在密县某煤矿挖了几天煤,瘦弱的他实在支撑不住,又流落到郑州街头,靠行乞为生,与一帮乞儿先后流浪到洛阳、太原、西安、武汉、怀化等地。这期间,扒车行乞、拣破烂是他生活的内容,挨饿受冻、遭人冷眼是他的亲身体验。

从艰苦创业到闯出坎坷曲折低谷,刘杰凭的是不弯的脊梁和富于思考的大脑——

血泪特养情

一年后,刘杰返回了家乡。一年的行乞经历,使他这个农家娃饱尝了世事的艰辛,学会了自我生存的能力,一年的磨难,更使他坚定了寻求富裕的决心。返乡后他先养兔,后养鸡,养罢蜗牛养鹌鹑,结果是鸡兔瘟蜗牛死,鹌鹑养好销无门,饱尝了不了解市场的教训和上当受骗的滋味。但他并没有因此气馁,反而更有信心,因为这时一个相知相爱的姑娘刘惠敏来到他的身边。他们相互鞭策相互鼓励,增加了创业的信心。1989年,他们通过有关信息了解到养蛇是条黄金路,萌发了在家乡山东省曹县王泽铺养蛇的想法。由于没钱买蛇种,小夫妻俩开始独特的蜜月之旅——远赴湖南武冈等地深山老林捕蛇饲养。白天俩人翻山越岭寻觅蛇踪,渴了喝口山泉水,饿了啃口干馍;晚上借宿在老农家中讨教捕蛇技术。一次,爱人刘惠敏不慎被一条眼镜蛇咬伤,而随身携带的蛇药已用完,看着迅速肿胀的胳膊,两个人第一次感到死的可怕。刘杰不顾一切,拼命用嘴给刘惠敏吸毒疗伤,然后背起已经昏迷的刘惠敏发疯般冲下山去,寻找当地蛇医救治。当昏迷了三天三夜的刘惠敏醒来的时候,连当地老农也不住称奇:这丫头,真是拣了一条命!艰辛的汗水换来了回报,在武冈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刘杰夫妇共捕得各种蛇类200多公斤,也就是这200多公斤蛇铸就了刘杰以后事业的辉煌,使他终于叩开了成功大门。当年,他们共提取蛇毒136克,生产了蛇酒,还孵化出了3000多条幼蛇,获利10万多元。

苦尽甜来,刘杰在事业上终于春风得意。1993年,他创办了山东省首家蛇类开发公司,并于1994年和1995年先后主持召开了“十八省农民致富经验交流会”和“全国药用动物技术品种产品交流会”,在特养界声名鹊起,受到了各级领导的高度评价和政府的表彰,也有了“江北蛇王”的美称。

刘杰认为创大业就像在大海的惊涛骇浪里闯行,时刻都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口上。1995年6月份,在他刚刚主持完全国特养交流会议之后,灾难悄悄向他袭来——日益红火的生意有些人眼红了,一封封诬告信发向公安局等职能部门。公司被查封了,家被抄了,三弟被拘留,二弟被蛇咬因误了救治而截去一根手指,刘杰夫妻二人刚好外出开会躲过了此劫。听到噩耗夫妻二人抱头痛哭。有人还扬言刘杰如果敢回来就要他的命。相信有理走遍天下的刘杰虽然有家不能回,可这位血气方刚的汉子不服输。他给地、县领导打电话反映情况,引起县有关领导的重视。由县委副书记挂帅,公安、工商等职能部门领导参加的专案组很快成立。然而在他返家的第二天却惨遭绑架,机智的刘杰及时发出了求救信息,县领导把他解救出来。专案组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给刘杰洗清了罪名,然而公司已倒闭,财产损失殆尽,给不少客户造成了损失,时常有客户前来闹事,随之而来的是一些媒体的反面报道。伤心欲绝的刘杰望着年迈的父母、心恢意冷的妻子,默默下定决心:我要东山再起。他再次背起行囊外出打工,帮一家外资企业搞特种养殖,生意相当红火,得到了老板的赏识,被提为总经理。一年后稍有积蓄的刘杰毅然辞去高薪返回家乡,他要在王泽铺重新站起来,完成自己未了的心愿,开始他的第二次创业。由于刘杰从养殖技术、经营模式到企业管理都了然于心,选项目、招人才、办公司、注商标、出产品、搞营销……短短半年时间王泽铺又一次再现了往日的辉煌。为解决特养业产销脱节的矛盾,他又不失时机上马了野味食品生产线、孵化机厂、特种动物饲料厂和特种动物良种批发市场,使王泽铺特养事业如日中天,全国各地来引种取经者络绎不绝。

在刘杰的带领下王泽铺已成为闻名全国的特种养殖专业村,经过十几年的发展,饲养品种之多、规模之大,可谓全国首屈一指,特种养殖已成为群众致富的新亮点,今日的王泽铺和10年前相比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座座漂亮的小洋楼耸立在宽敞的街道两旁,王泽铺已成为闻名全国的特种动物养殖集散地。他还当选为县政协委员,菏泽市人大代表,评选为中国特养大王、2000全国乡镇企业十大新闻人物,全国特种养殖业功臣等称号,全国数百家新闻媒体先后报道了他创业的事迹。

刘杰没有忘记过去那段受贫穷煎熬的痛苦经历,读着一封封饱含血泪写来的求富信件,他的心沉甸甸的——

扶贫创奇迹

刘杰不会忘记,河北遵化那个叫曹金利的农村青年骑车1500里前来求教,累倒在他家门口的情景;山东长清县一下岗职工咬破中指写来的那封长达4页的求富血书同样让他彻夜难眠;那个事业连遭挫折而产生轻生念头临死前不忘千里迢迢见他一面的湖南妹子,更让他感到了肩负的责任和义务。为了使更多的农民富起来,刘杰大胆引进先进的特许经营模式,以王泽铺多年来形成的强大的品牌实力为依托,面向全国广纳加盟会员,实行统一价格、统一宣传、统一服务等一系列完善的运营机制,加盟者只管放手进行养殖,而不用承担初涉特种养殖业的投资风险。刘杰超前的思维,先进的理念,帮助了无数人完成了从赤贫到巨富的飞跃,几年下来,过去的泥腿子,现在都成了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大亨。

在众多的合作者中,青州蛇王顾学玲、硕士蛇王郎颖菲、苍蝇姑娘靳任任、“倒蛋”大王王涣勤、鹧鸪书记丁书秦等众多行业精英无疑是刘杰扶持起来的姣姣者。他们不仅仅富甲一方,更重要的是用他们的典型和技术带动了一大批养殖户,使更多的农民提前实现自己的致富梦想。从此“特养要致富,请到王泽铺”已成为国内特养界自发形成的共识。爱心换来了回报,当一封封情真意切的感谢信件从四面八方飞来的时候,刘杰的心里就涌起了一股暖流,真正感受到了人生的价值。刘杰说王泽铺声誉来之不易,钱财没了可以再挣,只要王泽铺(克迈拉)品牌不倒,我们还能东山再起——

风波显本色

好事多磨。2001年初,又一场灾难向刘杰袭来,某报记者来拉广告没能如愿,就不负责任地胡乱投稿200多篇,在一些不明真相的媒体陆续登出,使王泽铺的声誉受到严重影响,业务急速下降,很多不明真相的养殖户要求退货,原本有计划交售的产品的养殖户也一窝蜂涌来,有时一天就要收购鹧鸪、山鸡、海狸近万只,每天支出高达20多万元,养殖场连暂时存放产品的地方都没有了,食品厂订的收购计划也一下被打乱了。

由于众多养殖户争相抛售,建立特养商品市场比他们预计的整整提前了一年。如果照此下去,不能尽快打开商品销路,公司将要拿出近5000万元才能兑现合同。办公楼灯火昼夜通明,坐卧不安的经理们沉不住气了:刘总,不如咱们停止收购,拿钱走吧,推广单位挣了钱拍屁股走人的太多了。“那我们与骗子又有什么不同,养殖户交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血汗钱,还有他们满腔的求富热情和对我们王泽铺人的信任,我们也都是农民,风雨十年,我们王泽铺的声誉来之不易,有名挣尽天下钱,我们大家再想想办法,给养殖户有个交代。”他把会计和几位经理叫到一起,告诉他们:不管怎能样都不能停止收购,更不要给养户打白条!第二天,在北京各大农副产品市场、超市、宾馆、饭店留下了刘杰和他几位经理的身影——他们在做推销员。

终于北京市某公司被他清晰的发展思路所折服,当即与他签订了100万元的野味食品购销合同,延庆、丰台等地也相继建起了21个特种动物中转站及野味食品批发点。刘杰仍然不敢疏忽,为尽快打开北京市场,他在房山区买断一家台资食品厂做为进军北京的中转库,借鉴特许经营模式创办了王泽铺营养超市,把各种特种动物分割包装、各种特养产品实行专营,销量与日剧增,一个多月时间他的特养产品同时占领虹桥、大钟市等10多家农副产品市场。但刘杰并没有停下,他又下广州奔上海四面出击,短短3个月时间,50万箱野味食品和100万只特种动物都已名花有主,真正把特养产品推上了流通市场,经过这次抢售风波广大养殖户和王泽铺的心贴得更近了,王泽铺加盟者也纷至沓来。胜利的喜悦尚未分享完,老家曹县又传捷报,他策划的王泽铺野餐大王已如期开业,人民大会堂餐饮处付处长、曾为国家三代领导人以及前美国总统克林顿掌厨的郑秀轩师傅亲临曹县坐镇指挥,以山鸡、鹧鸪、海狸等为主烹饪的各种野味大餐一炮打响,河南的商丘、兰考、开封以及本省菏泽、单县都有人驱车曹县一品王泽铺野味,每天可消费各种特种动物五六百只,日经营额万元以上。并且已有数十家客户交上加盟费要求加盟,一个潜在的特养消费市场日益火爆。在刘杰心里一幅更加宏伟的计划了也将出炉——他要在全国各地承办2000家王泽铺野餐大王,时机成熟他要向麦当劳、肯德基等洋快餐挑战……
信念是人生中最宝贵的品质,专注是离成功最近道路,只要用心,无论做什么处处有商机——

网络策划显智慧

然而,什么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所有的辉煌都将接受不断地挑战与考验。火爆的背后暗藏危机,2002年初,众多的求富者涌向王泽铺,为了抢一个县级代理都到了要火拼的程度,山东、山西、河北、河南、江苏等省份几乎都有代理商,短短10个月王泽铺在全国开办790多家分公司,发展过快管理滞后,很多分公司出现了收入不上交,货款不返还现象,加上一些职能部门吃拿卡要,王泽铺总部危机重重,祸不单行,在山东莱阳一次小小的车辆摩擦,刘杰却被绑架勒索,莱阳分公司经理王涣勤听到消息找来一帮道上的朋友把刘杰解救了出来,这位道上大哥听说了刘杰就是闻名全国的特养大王时,本来说好了喝个酒就了事的道上大哥,也狮子大开口,刘杰再次被绑架,虽然刘杰斗智斗勇逃离了魔口,可10多天的杳无音信,让王泽铺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联系不上刘杰!很多传言满天飞:刘杰携款跑了……,有人报案,有人打砸王泽铺总部,数百万财产被查、被抢,加上曹县某领导索贿不成携私报复,公司轰然倒闭,悄然返乡的刘杰欲哭无泪,不得不再次背境离乡,另谋生路。搞养殖,在上海他成为一家林蛙养殖公司的技术总监;做媒体,在重庆成为一家杂志社的编辑部主任;做网络,在郑州,从没有学过电脑的他竞做起了网站,后来在朋友的资助下刘杰办起了网络公司专门经营网站业务,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大公司员工已发展到20多人,每天都有数十个单子,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刘杰又为自己创造了数百万元资产。他创造的“一站多网”、“多网并进”、“网站+人物+项目+媒体”等网络经营模式,使更多的企业完全靠网站实现低成本运作。慕名找他做网站的企业越来越多,他知道任何一个网络公司都可以给你做一套精美的网页,然而却很难做出网站的精髓,正所畏隔行如隔山,一个成功的网站不仅要感观精美,更重要的是策划要到位,以网达意,以网为纲,引领一个行业。在刘杰的策划下,一个个的“网络神话”相继崛起,他用一个中国蛇网托起了一个闻名全国的“硕士蛇王”;他用中国蝴蝶网造就了一个布依族少女的“蝶舞人生”;为了做好一个中国苍蝇网他几乎走遍了全国的苍蝇农场,走访专家,了解市场,把一个年仅21岁的农村小女孩靳任任推到了这个行业的排头兵。 被业界称为“网络秀才”。

环保昆虫成大业

随着我国经济高速的发展,城市、人口、环境变化使社会“不堪重负”,于是生态农业、有机食品、环保产业被不断关注。遭遇“滑铁卢”的刘杰对社会大环境的变化上了心,他一定要找到一个符合社会发展规律、不仅仅本身价值高,而且前景无限的项目。

2007年,刘杰了解到,国外的专家教授研究发现黑水虻可以用来处理有机垃圾,黑水虻幼虫中还含有大量的抗菌肽、甲壳素等高科技尖端物质。黑水虻幼虫以腐烂的有机物和动物粪便为食,幼虫在将垃圾转化成昆虫生物链的同时减少污染,是一种理想的环保昆虫。从禽畜粪便、动植物残体,餐厨垃圾,到食品工业废料,都是黑水虻的美餐,黑水虻不仅是自然界的清洁工,以餐厨垃圾畜禽粪便农副产品下脚料等作为食物转化为自身物质,本身也是高蛋白的饲料,可喂鸡、鸭、鱼等。他深受黑水虻的启发,说不定养黑水虻也是个致富的好门路。说干就干,他从国外买回黑水虻种虫,在家中辟出一间房子,作为养殖黑水虻的厂房,便开始了黑水虻的养殖实践探索,如今他的技术已十分成熟,成功实现了黑水虻家庭化养殖到工厂化养殖的转型。

然而,当时人们对虻虫的用途知之甚少,几乎没有形成市场销售网络,因此,刘杰生产的虻蛆便成了“深锁闺中人不识”。刘杰就利用精通网络的优势,创办了中国黑水虻网、中国昆虫网等进行营销。同时,为了验证虻蛆作为生物活性饲料的优越性能,刘杰首先在父亲的土鸡养殖场和黄河故道里的几家水产养殖场进行实验,并找来了专家鉴定,经鉴定投喂虻蛆的家禽等生长速度、成活率、抗病性能等都得到了极大提高。如今,滞销品变成抢手货,很多搞养殖的老板与他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随着虻蛆养殖规模的不断扩大,刘杰还与他人合作在多地搞起了繁育基地。刘杰不仅仅满足生产虻蛆蛋白饲料,2014年他还成立了生物科技公司,研发出了昆虫食品、虫子鸡生态蛋、虻虫精油、昆虫蛋白粉等十多种养生、美容系列的衍生产品。

由于黑水虻幼虫可将餐厨垃圾等作为食物转化为昆虫蛋白,刘杰研究设计了“有机垃圾生态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项目,颠覆了传统垃圾处理模式,只用传统垃圾处理模式投资的百分之一就能达到各种有机垃圾的资源化利用,并且同时可以处理畜禽粪便、餐厨垃圾、病死畜禽、农付产品下脚料和农作物秸秆等。目前国内几十家大型餐厨垃圾处理企业与克迈拉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他要在全国的每个县建设一个黑水虻良种繁育基地,以育种基地为龙头,把困扰人类的垃圾变成宝贝。

刘杰拟定了雄心勃勃的昆虫小镇建设规划,实施双百万富翁工程,他要在黑水虻和芦丁鸡等众多的加盟者中造就100名百万富翁——

芦丁小鸡定乾坤

多年来,一直困扰我国特种养殖发展的因素就是销路,前些年的蜗牛、肉鸽等从高峰到低谷的发展趋势表明,没有综合开发拓展销售渠道的项目,就永远不会有高利润,也就不会形成产业,没有形成产业的项目就没有生命力。因此,刘杰吸收抢售风波的教训,开始在产品综合开发上大练内功,相继开发生产了克迈拉系列食品、生态禽蛋、昆虫食品、工艺标本等,并进军餐饮行业,聘请了国务院餐饮处副处长郑秀轩指导,开办了野餐大王连锁店,将各种野味、昆虫送上了餐桌,建起了集昆虫文化娱乐,昆虫类餐饮为一体的昆虫王国,以声、光、电、影等手段再现昆虫起源,以及吃虫、养虫、玩虫、用虫方式更加奇观,增加了旅游观赏效益。

提起芦丁鸡,还要从十多年前说起……

2003年刘杰去上海孙桥农业园区参观,发现了一种更为奇特的养殖项目,在园区门前有个不大的摊位,大字写着“供应含芦丁的鸡蛋”,引起了刘杰深厚的兴趣,主动与摊主攀谈,了解到,这种迷你鸡在国外叫基鸡鸟、芦丁鸡,是世界上最小的鸡,是新加坡法思浓公司在上海的一个养殖点,摊主叫张广德,来自上海崇明岛,这种迷你小鸡蛋5元一枚,可以当饮料用吸管直接喝,而没有腥味,蛋里含有可以软化血管的芦丁。成年鸡还不到一两重,每年可以产300枚蛋……犹如发现新大陆的刘杰,想去参观养殖场遭到拒绝,刘杰干脆住了下来,天天找张广德了解这种迷你鸡,被缠磨不过的张广德最后只好让他进厂参观,5万套养殖规模,每天成筐成筐的小鸡蛋更让刘杰欣喜诺狂,他把眼光盯在了处于市场冷静的芦丁鸡养殖项目上。但一说引种养殖,张广德告诉刘杰,芦丁鸡养殖老板是新加坡人,根本不在国内发展养殖,为了获得芦丁鸡种鸡刘杰曾三次前往上海外滩,拜访新加坡法思努主席刘专美,最终也没有说服人家,芦丁鸡养殖成为泡影。

虽然多方努力未能如愿以偿发展芦丁鸡养殖,但发展芦丁鸡养殖的愿望从没有放弃。直到2015年下半年,终于通过各种渠道,才从台湾引进18只种鸡,开始了芦丁鸡养殖。那么,为什么要在黑水虻最红火的时候去开发芦丁鸡项目呢?刘杰一语道破天机。“市场的规律是少了是宝,多了是草。由于养殖黑水虻有着较大的利润空间,全国出现了黑水虻养殖热潮,市场出现饱和,又不去开发新的项目,那时必将会降低利润,还可能出现卖难等一系问题,若不提早开发新的养殖项目,到头来必将处于被动地位,因此,我就调查市场,发展芦丁鸡养殖前景好,产品开发潜力大”。芦丁鸡是集肉用、观赏于一体的珍稀禽种,是富贵吉祥的象征。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消费观念的改变,芦丁鸡消费也由原来的仅局限于高档酒店走向百姓餐桌,尤其是近几年的健康潮流的推波助澜,芦丁鸡独特的富集作用,通过饲喂专用的昆虫蛋白饲料,可以让芦丁鸡蛋和体内富含硒、锗和芦丁,具有特殊功能芦丁鸡首当其冲成消费者的美味佳肴,一向高瞻远瞩的刘杰认为开发芦丁鸡养殖戏中有戏,必将主导今后的特养市场。只要理顺产销渠道,芦丁鸡养殖定会成为一种朝阳产业。

为提高芦丁鸡的高附加值,走出炒种的怪圈,刘杰走访了多位食品开发专家和工艺装饰专家,投巨资开发了芦丁鸡系列保健食品如芦丁鸡酱、芦丁鸡精、芦丁鸡蛋液、芦丁鸡蛋粉等,其毛皮制作的工艺标本和装饰品走俏市场并出口日本、美国,一只羽毛艳丽的芦丁鸡身价猛增到1 00多元,为解决产销脱节矛盾,他又赴广州、奔上海寻找销路,产品投放市场后反响强烈,产品订单如雪片般飞来,庞大的市场需求拉动,使这个新兴的芦丁鸡市场焕发出了勃勃生机。刘杰又乘胜追机,先后在四川、河南、天津等地建起了芦丁鸡繁育基地,并对芦丁鸡进行综合开发,带动了一大片养殖户,芦丁鸡这个世界上最小的鸡成了广大养殖户发展致富的摇钱树,也为他在特养界的发展奠定解了坚实的基础。一向有魄力、有眼光、爱牵市场鼻子走的刘杰并没有停留在芦丁鸡这一个项目上,如今他又投入到特色风情昆虫小镇的开发建设上去,相信王泽铺昆虫小镇将会让人耳目一新,也会为他带来独霸昆虫市场的机遇。

热心回报社会的刘杰,放眼世界看未来,他将沿着特养产业化之路迈向辉煌——


乘风鸿鹄志

响应国家政策,建设美丽乡村,东山再起的刘杰要打造中国虫谷,他借鉴“硅谷”、“光谷”、“农谷”的概念,按照科学发展的要求,以“四化同步”为原则,泛农发展为方向,科技为支撑,机制创新为核心的以昆虫为主题的三维循环农业试验示范区。它的基本特征是,以昆虫产业为导向,利用昆虫生产周期短,生物量大、资源丰厚等各项优势,把有机循环农业、昆虫高科技技术等相融合,实现四色农业的高度融合,经济生态协调发展。紧紧围绕建设“中国昆虫文化的传承地、昆虫产业化的展示地、现代昆虫科技的应用地、未来昆虫发展方向的引领地”的目标任务,着力在昆虫主导产业发展、昆虫科技示范、休闲观光农业展示、农耕文化传承、体制机制创新等方面进行探索实践,奋力打造“产业、绿色、创新、富民之谷”,率先实现昆虫产业的现代化。

中国虫谷(王泽铺昆虫小镇)位于山东省曹县正西十五公里的王泽铺村,距老黄河故道(万亩荷塘)仅千米之遥,相传“先蚕”圣母嫘祖曾在这里传播养蚕文化;汉代农学家汜胜之也曾在这里取蚕砂等溲种,这是昆虫最早的应用,氾胜之认为,溲种可以防虫、抗旱、施肥,保证丰收,对中国农业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烹饪鼻祖、食疗鼻祖、贤相伊尹也曾在此给成汤王调制虫羹,这是昆虫入馔的最早记载。如今,曹县王泽铺的昆虫产业更是蜚声海内外,每年都有数不清的各国客商亲临王泽铺学习昆虫养殖技术。王泽铺人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昆虫养殖至今已有近30年的历史,各种昆虫产品远销全国。流行全国最早的昆虫养殖科教片,如土元、蜈蚣、水蛭、苍蝇等都是在王泽铺拍摄完成的,如今的王泽铺人还拥有全国最大的中国昆虫网、中国苍蝇网、中国黑水虻网等多家昆虫行业网站和微信公众平台,王泽铺人在昆虫领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自去年以来,王泽铺人又提出了“发展昆虫产业,宏扬昆虫文化”的发展理念,聘请能工巧匠,要在王泽铺创办全国首家以养昆虫、吃昆虫、玩昆虫、用昆虫为一体的美丽乡村建设规划。不久的将来,走进王泽铺昆虫小镇,你将看到昆虫博物馆、昆虫酒吧、酵吧、昆虫食府、昆虫标本馆、昆虫咖啡屋,蝎子山、蚂蚁岛、盘丝洞、蝴蝶谷、萤火晚会、苍蝇农场、黑水虻垃圾处理站、蟋蟀广场、昆虫大厦等一个个昆虫项目将投入使用,这里将成为昆虫的王国,玩虫的天堂。利用全新模式,把土地变资本,用一种思路把乡愁变资源,用一项产业,让农民足不出户分享财富,中国虫谷的建设是一项利己、利民、利国的伟大事业。据悉,刘杰设计规划的昆虫文化小镇项目,已经引起了中投炎黄文化中心的高度重视,正全力申报创意文化产业3553工程计划,一旦申报成功,将有数亿元扶持资金打造昆虫产业,刘杰让昆虫养育世界的梦想将变成现实。

新闻录入:admin | 浏览次数:2587
复制 】 【 打印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花香盈路的观点或立场
用户登陆

加载中……